我不希望我的学生的人生巅峰,只停留在他们大学的排名。

2020 年 3 月 17 日
这是一土教育的第561篇文章
一土教育 | 内心充盈 乐天行动
构建可复制的成全式教育生态
题图:by Matt Ragland on Unsplash
作者:张义飞,一土中学筹备负责人,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项目导师,原北大附中成长与实践体验中心主任。多伦多大学学士、清华经管MIT全球工商管理硕士。

前言:

自从筹备中学以来,有幸一路上得到了许多有担当、有远见的教育界同仁及家长们的支持。创校教师团队已基本招募完毕,已通过线上课程和大家见面。不论你是家长或学生,希望你在看完这篇文章后,能看得更远,了解更多的可能性。对你将体验的未来,我们充满期待。

01.

 我不希望我的学生的人生巅峰 
 只停留在他们大学的排名。
 

选择学校的过程并不容易。作为家长的你,这一刻能如何帮助孩子呢?

这些年小升初早已是敏感词,甚至只能用XSC等代号,网络上也出现了很多暗号来传递小升初的各种消息。对于孩子和家庭来说,信息一直是不平等的,选择学校甚至像是一场赌博,谁都希望能成为赢家。但你到底赢得了什么呢?或者你在害怕输掉什么呢?

似乎谁拿到世界名校的录取通知书,谁就成为了这场游戏的赢家。这是很可悲的想法。这些年,我们培养了大量学生进入名校。说实话,如果要包装学生进入名校,套路太容易了,文书代笔,装备竞赛,刷标化成绩,互相淘汰,砸足够的钱,按照固定的模子走出来,几乎可以保证前50的大学。游戏规则非常简单,想“赢”其实很容易。

但是进了藤校,进了Top50,又如何呢?我不希望我的学生的人生巅峰只停留在他们大学的排名。

 

——

 

我去年同时成为了FORTIS学者和苏世民书院的导师。FORTIS学者每年从哈耶普斯、文理学院、牛津剑桥等挑选30名本科生,为他们提供生涯和职业方向的导师。苏世民书院则从全世界挑选130名学生和顶级教授们在清华大学共读一年。我的一名导生Trey就读于Swartzmore文理学院,对公益及社会创新领域充满热情。

Trey是少见有的对自己目标比较明确的大学生。FORTIS、罗德学者、苏世民学者和斯坦福大学最新的Knight Hennessy项目都竞争激烈,从世界各地选取最有使命感和目标感的一批大学生。是什么样的教育经历,让他们能脱颖而出?

FORTIS部分学者名单,来自官网

显然仅靠进入一所顶尖大学是不够的。很多学生进入这些名校后反而迷茫了。耶鲁大学的研究表明45%的耶鲁中国学生有抑郁症状。当我在多伦多大学读书时,印象深刻的是我所在的商学院只有一半的学生能顺利毕业。这些当年拿着优异成绩单进入顶尖大学的学子,他们所在的每一个家庭都一定对他们充满着期待。是什么让他们没有按着轨迹成功?他们的内驱力、目标感是从什么时候被消磨殆尽的?

02.
 比起进入哪一所大学就读,
 我更关心他在大学之后的人生。 
 

这些年在做教育的经验告诉我,决定学生差异的关键,在于中学时期所受的教育。当我在关注学生时,比起他进入哪一所大学就读,我更关心他在大学之后的人生,他是否能独立自主?他是否能适合社会?简而言之,我关注的是你的孩子所经历的中学教育,有没有为他/她进入社会做准备。

在协助孩子选择学校时,我希望你能认真思考这几件事:

1. 选择一所学校,将会是一个家庭全家参与的社会体验。

2. 选择中没有最好的学校,只有最合适的学校。

3. 选择要能让孩子“出得去,回得来”的学校。教育不是单选题,不是只以出国或高考为目的。就算是以培养出国方向的高中,学生如果只有初中程度的中文功底,回国后何谈竞争力?

这是我给每一位咨询我意见的家庭的建议。

这些年,北大附中,十一学校,UWC等学校的教育实践都在积极推动着中国的基础教育的改革,集团化办学也在促进着教育公平。可是,永远不会有一所学校能满足所有家庭多元的需求。

——

 

选择一所学校,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模式。这也是一土学校创立的原因。

最开始的理由很简单。2016年,创办一土是一个家庭的选择,后来成为了一群家庭的和一群教育者的选择。这些家庭和教师,坚信着要培养内心充盈的孩子,要保护和激发孩子的内驱力。真正的个性化的教育,不是给每个学生一张学习计划,而是激发每个人的内驱力。

但是目标,也远比这个更大。因为这一群人,还希望我们的孩子,在中国能接受到世界上更好的教育。在我们中国自己的土地上,践行真正的国际化,在世界舞台上发出中国的声音。

一土也远不止是一所全日制学校,而是围绕着教育的社会创新,让基础教育成为优秀人才和社会先进认知的聚集地,构建基于社会协作的“成全式”教育生态。我们希望,不论是通过社区参与来支持学校,还是让学生的学习能对接真实的社会问题,最终将教育的边界扩大至整个社区,让学校成为比家大一点的地方。

围绕着教育的社会创新

我也有幸从最初就加入这个旅程,和一群看过世界、理解世界的人,联合科技和技术的力量一起践行“成全式”的教育。自19年我们决定创办中学,这个决心很不容易。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汇聚了最理想的一批最优秀教师队伍,这些人能聚在一起培养我们未来的学生,是我最期待的事情,也让我不断反思我们做教育的初衷,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核心的原因,是因为要培养人,我们都致力于培养“内心充盈的乐天行动者,理性创新的高效学习者”。

 

03.
 如何才能实现我们的培养目标? 

首先,教育的根基,永远是人和人之间关系。好的学校,不是通过看校园是多么宏伟,而是通过倾听人和人之间的对话。好的教育,是在不断引导每一个学生去探索与自我、与他人和与社会的关系。好的学习,都是发生在安全感的场域下。亲密、平等、真实、安静的关系,是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合作共学,是师生之间的引导与激发,是家校之间协作共建。

我印象最深的“好”学校,不是那些顶尖超级科学高中,而是在日本神奈川县的郊区的滨之乡小学。在这所偏僻的学校,老师要担心某些孩子前一天在家里有没有吃饱饭,也要关心孩子是否在家里遇到困难,学校是这些学生最有安全感的地方。这也是日本佐藤学教授创立的“学习共同体”的第一所学校,20多年来一直践行着彼此倾听、彼此联结的关系,也是这个信任的关系,让这所简单朴素的学校的教育模式被世界上数千所学校效仿。我每次拜访这所学校,都会被滨之乡的老师们的热情和师生彼此间的关系而感动。

在构建关系的基础上,我们倡导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建设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构建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

 

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教育的核心是育人。一土的“生长课程体系”,直接指向学生的思维模式及核心素养,满足学生多元个性成长和学业需求,没有边界。我们在不断激发和保护孩子的内驱力。例如通过社会情感学习引导学生对内的自我认知,从容面对和克服逆境,知道如何关怀和同理他人,在社交和协作中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为自己做出负责任的决定。通过有效学习增强学生对世界的好奇心和理解,做到适性扬才,好学、会学、学好。

许多学习,其实都是以成人为中心,而不是以学生为中心。我见过很多老师,甚至只关心老师“教了什么”,而不是学生“学了什么”。我们的老师,要站得够高,更要能蹲得下去。站得高,是因为我们的老师要对自己的学科和核心概念有足够的洞见,并能从上俯视这门学科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关联;蹲得下去,是要能从学生的学习者视角,引导学生从他/她的最适合的角度设计学习体验。

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好的教师,才能做出好的教育。内心充盈的教师,才能培养内心充盈的学生。每年每位一土教师平均有160小时的教师培训的时间。我们借鉴了现代企业和商学院人才领导力培养的思路和方法,创建一个实践中赋能教师全面发展的一土教师成长体系。这也是一土不断吸引优秀人才加入的原因。一土的老师,是学科的专家,课程的设计者,学习的引导者,人生的教练,以及成全式教育的倡导者。

我本身是商学院毕业。商学院的核心就是培养“领导力”,而我见过最需要领导力的职业,就是教师。面对学生,如何激发她的内驱力,如何组织课堂,如何清晰制定目标,如何处理纠纷…而教师的教师发展,却远落后于企业的人才发展。因此我在一土,一直希望将教师的领导力发展作为核心工作,我们与清华苏世民书院的共同研究课题也是关于激发教育者的领导力和教师的人才培养。

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真正的教育和学习,需要理解社会,参与社会。一方面,学生会在真实社会中学习真实的问题。学生的项目和课程都围绕“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开展,学生通过17个目标将所学知识与真实的生活情景联系起来,包括健康与人类、地球与生态、和平与多元、尊重与公正、全球合作等主题,通过项目制学习的方式,在中国大背景下,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真实而有意义的贡献。另一方面,学校成为社会先进认知和终身学习者的聚集地,以学校教育撬动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

这些,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些年,一土的课程入选联合国Global School,创新评价模式成为教育部未来学校项目等…

2020年,我们向前一步,会有中学。
 
04.
 体验一土中学 

在一土学校的中学部,对于学生的你,将会有什么体验?

你将认知自我、追求美好、沟通协作、学会学习、敢想敢做

螺旋上升的一土核心素养
 

你将体验思维模式的提升,不断激发自我的潜能。中学将是你成长最快速的时期,在这段时间,我们希望你在一土,能有真正的成长。不光是身体的成长,更是心智的成长和思维的成长。我们将重视你的成长型思维和目标感,引导你去感知、去探索、去追求自己的目标。我们将尊重你的个性,你的自主选择,支持你做出更加负责任的选择。你也将不断提升自我认知、提升对自己、对世界的领导力。你将学会学习,体验基于知识本质和认知规律的学习方式,增加对核心概念的理解,融会贯通,知行合一。

重视思维模式的一土生长课程体系
 

你将与亲密的同伴和师长成为学习共同体你的老师,也将是你的导师。他们可能来自世界各地,他们可能学识渊博,或许有丰富的人生经历,但是他们都有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信任你,关注到你个体的成长,尊重你自主的选择,并发自内心地期待着你能获得更大的成功。你也将和同一个书院的学长学姐、学弟学妹们共同生活,一起经历挑战,在成长中收获兄弟姐妹。

而我更期待的,是你将获得远超一所学校的体验,社会也将是你的学校。你将更早了解社会,更早参与解决真实的社会问题和世界问题。你将与一土社区的专家伙伴,共同开展研究,充分的实践。在公益项目中,不单单是社区服务,更是服务学习。你将更早了解未来的路径选择,基于你的目标,会有专业的升学指导和海内外交流学习的机会,和全世界的同伴们共同学习。

同时,我们也期待你的全力以赴。你的努力,也定会有回报。

那么你的老师,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他们是有趣有梦的人。有喜爱马拉松的数学老师李想,热爱网球或弹古琴的科学老师,爱看B站的语文刘老师,曾想当播音员的英语郭老师……你会和这些老师一起观鸟,一起徒步,一起拍电影,你会和他们共同追求生活的美好。

他们是对自己专业领域有热情,不断进取的人。他们都是学科的专家,也培养过很多优秀的师长师姐。但更关键的是,他们和你一样热爱学习,有充沛的好奇心,都在终身学习。

他们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一批人。他们看到,并会参与解决真实的社会问题。在以后的路上,你也会遇到更多这样的人。例如从最开始就参与一土中学设计,目前就读哈佛商学院的雨旸和哈佛数学系本科的嘉浩,会在你的公益和社会创新的项目上担任导师;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泓翔,会带你去非洲感受中国与世界……

欢迎你加入我们一起成长。

 

05.
 那些创校故事 

最后,谈一下创校的故事。

一土是一所非常小的但有着宏大愿景的学校,我自己也未曾想到会在这么小的一所学校里开始这段教育旅程。这段时间,我总想起Pomona、Willams、Amherst这些美国顶尖文理学校的故事。这些世界知名的顶级院校,在创始之初,都经历了不可想象的困难。例如Pomona,一小群教育者们在美国西部,在租来的小房子开始授课,后来又搬到了未完工的酒店里,几轮辗转搬迁后,第一届10名毕业生终于在创校7年后毕业…Amherst也是经历了痛苦的创立过程,甚至被称为“Struggling to stay open”,第一届毕业时也仅有25人。谁都不能想象,这些小型的学院,现在居然成为了博雅和通识教育的旗帜,成为了思想者的殿堂,会成为今天世界上最顶级的学府。

一土的创校过程也非常不易,但是看到这些教育者前辈们的历程,更让我们坚信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你可能想了解的一土中学

「报名3月15日一土中学线上家长见面会」
名额有限,以收到短信通知为报名成功
 
「回看一土线上工作坊」
从小学到中学——韩冬、一土中学学术校长
 
中学学生的出口——张义飞、一土中学筹备负责人

参考资料:

耶鲁中国学生抑郁研究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34103690_Report_of_a_Mental_Health_Survey_Among_Chinese_International_Students_at_Yale_University

– END –

推荐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填写一土中学线上开放日报名表。